Lemon Tree

導演:艾罕.瑞克里斯(Eran Riklis)
2008/Israel, Germany, France/35mm/Color/106'
2008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觀眾票選獎
2008台北電影節開幕片

這是一個「兩間房子中間有一座檸檬樹果園」的故事。

以色列國防部長搬到新家,隔壁住著一位巴勒斯坦寡婦薩瑪和一大片她賴以維生的檸檬樹。國防部長認為這群樹可以讓恐怖份子有躲藏執行暗殺的機會,於是下令要全部砍光。薩瑪不甘心找了住在難民區的年輕律師一狀告上法院;這件事就像雪球般愈滾愈大,引來當地報社記者的好奇,甚至成為國際媒體關注的新聞。最後誰能打贏官司?薩瑪能夠保住她的檸檬樹嗎?

首先我注意到故事裏的主角們都「不務正業」。

薩瑪被禁止進入她的檸檬樹果園;年輕律師一邊勾搭薩瑪一邊在為自己鋪路;國防部長正事不做老是在砍別人的樹;部長夫人一點也不像部長夫人、像被軟禁一樣的關在房子裡;部長助理做到和部長有一腿;果園的看守哨兵整天不是打瞌睡就是在作心理測驗。

這些情況提供了一些笑點,也讓我們看出生活在其中的人們的無可奈何與麻木不仁。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世代間的新仇舊恨,是如何影響到他們的思想,他們的生活,他們對待彼此的態度。

女性在這個故事中代表的意義很微妙-「反叛」。

薩瑪身處保守傳統的父權體系社會,丈夫死了她就得守寡終身;她不得隨意與男人交談,公開場合要用方巾把頭髮包覆起來。然而她卻勇於反抗權威,向法院上訴,還和年輕律師大搞曖昧;她不是一開始就反叛,心境的轉變是逐步漸進的,表現在一些細微處和關鍵時刻。部長夫人則是陽奉陰違,她一開始就同情薩瑪的遭遇,而且她們其實有著相似的寂寞(一個死了丈夫、孩子不在身邊,一個有丈夫等於沒有、孩子也不在身邊)。即使礙於身份地位、隨扈的阻擾,兩人僅有眼神交會沒有交談,卻有著惺惺相惜的微妙情感;是以她後來向報社好友爆料,也不覺驚訝了。

誠如映後座談導演本人說的,為什麼他選檸檬樹而不是其他東西作為故事主軸,
「因為檸檬又酸又甜,就像人生一樣。」
這不只是一個故事、一部電影,也是我們真實生活的縮影。


amazinga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