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從極度顛笑狂笑的痙攣中恢復過來,趕快寫下免得我忘了!

話說呢,家裏的銀狐和楓葉鼠不小心生了兩窩鼠仔後,一下子從三隻暴增到十三隻。
弟弟六月畢業後,不但搬了大包小包回家,也帶回一楓葉兩布丁,還有小名「圈圈」的純白迷你兔。

圈圈很可愛很乖很安靜,弟弟讓他出來活動玩耍的時候,他也會自己回到籠子大小便,但--這只是剛開始。也許是漸漸熟悉了環境,他漸漸不再守規矩了,我常常看到他窩在床上一付很爽的樣子,有一次還尿在床上的墊子(他最喜歡的寶座)。走進弟的房間常會看到地上躺著「幾顆」,跟弟講他都回我:反正是吃草的又沒關係,撿起來就好了。

就在今天晚上,剛剛,我們在客廳聽到老媽在弟房間講話:進去,快點進去啦(原來是趕圈圈進籠子)。然後開始唉唉叫,地上到處是圈圈的大便(好像房間內其他地方也有),我開了一道門縫望進去,只見老媽背對著我怪異的站著,雙腳踩這也不是踩那也不是樣子超滑稽,又手拿衛生紙到處撿大便;我想,我還是不要愈幫愈忙的好。回到客廳繼續上網,老媽還是一邊「善後」一邊碎碎唸,突然就烙了兩句台語:

「起呷歸厝間ㄟ精西,郎嚨起未罷擱七!(養了滿屋子的畜牲,人都吃不飽了還養)」

我和妹頓時有如排山倒海的起笑,又不可以笑太大聲,拼命抖動肩膀的樣子就跟起乩差不多。
然後妹妹看著鼠鼠們的籠子疼愛的說:「還是你們乖,不會到處大便。」
老媽再補一句:「那是他們的大便小,你沒看到。」


ps.圈圈真的超級可愛,改天補照片上來嘿^^


amazinga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史黛西
  • 妳媽真的妙,我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