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_desktop_640_480

"Poetry is just the evidence of life.
 If your life is burning well, poetry is just the ash."


他是詩人、作家、也是歌手。
大塊出版社曾在2003年出版一本他的著作《美麗失敗者 Beautiful Loser 》,科恩並為此寫了一篇給中文讀者的序:

「親愛的讀者:感謝你接觸這本書,非常榮幸與驚訝,年少時的狂亂想法能以漢字呈現,我由衷感謝譯者與出版社的費心,讓你能注意到這本怪誕的作品,希望你覺得它是有用又有趣的書。年輕時我和我的朋友,也喜愛一些古代中國詩人的作品,我們對愛與友誼的看法,酒、距離及對詩本身的看法,都深受那些古代詩歌的影響,你應該可以理解,我短暫及貧乏的素養,能夠留連於你們文化的邊緣,我都深感幸運。
 這本書若讀者看得太嚴肅,即便是英文版也不好讀,我建議你略過不喜歡的地方,隨意跳著看,也許會有那麼一段甚至一頁,能滿足你的好奇心,過一陣子,當你煩悶或失業了,你也許可以從頭看到尾,無論如何,感謝你有興趣看這本怪書,有爵士即興疊句,普普藝術笑話,宗教的矯柔造作與低聲的禱告,在我看來你的興趣,是頗為魯莽卻相當感人的慷慨。
 《美麗失敗者》是在戶外寫的,在石頭、雜草與雛菊間的桌子上,在愛琴海,海德拉島上我家後院,多年前我住在那裡,那是個熾熱的夏天,在那我從未遮陽,所以在你手中的不是一本書,而是一種中暑的症狀。
 親愛的讀者,如果我浪費了你的時間,請原諒我。」

如詩歌般美麗動人的字句,也同樣出現在他的歌詞裏。他從來不是多產的作家或歌手,他可以用好幾天的時間琢磨一句詞,一首歌可以作出十種不同的版本,他能緊緊抓住人性最深層的刻劃,透過文字,或極其低沉迷人的嗓音娓娓道來。

儘管他寫詩、畫畫、唱搖滾樂,他最舒適的打扮是西裝,他是最早嘗試迷幻藥的搖滾歌手,他曾經憤世嫉俗,卻表現出慷慨大方。他也曾上山禪修,剃度修行數年,對於人生這回事有了更豁然的態度。不管是他的文字或歌曲,總是浪漫憂愁,又精準犀利。「我要對著教條微笑,但是誓死反對它。」「政府不過是個度日如年的寡婦。」「愈不想要去贏,事情就會變得簡單的多。」

在電影《李歐納.科恩:我是你的男人》中,記錄了一場向他致敬的演唱會,多位知名藝人翻唱他的經典名曲,間接穿插一點點本人及他人的訪談,不需要太多言語,重點在於音樂,歌手們用著近乎虔敬的心情,唱出關於情感,關於冷漠,愛與背叛,生命中起起落落的轉折點。

leonard_cohen_u2


最後一段是李歐納.科恩本人演唱「歌之塔 Tower of Song」,U2團員伴奏,主唱Bono合音,年逾七十的他歌聲依然渾厚有力,如果要用個具體的例子,就有點像是樂團中的貝斯,沉穩低鳴;他的聲音並不陌生,可以在電影《閃靈殺手》、《破浪而出》、《夜幕低垂》聽到。

看完電影,讓我對這位「我的偶像(U2)的偶像」有了初次接觸,對於他迷人的文字和音樂,有想要更進一步的認識。


這裡有李歐納.科恩的個人介紹和部份音樂試聽
http://www.leonardcohenfiles.com/




amazinga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