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早上,大概是準備炒第三鍋栗子,上一鍋的溫度還沒降下來(炒的時候平均是300度左右),再加上石頭沾過麥芽容易黏在一起,我用鏟子先把石頭敲散,裝石頭的容器放在地上,難免有一些小石子會飛出來,當時穿著拖鞋,突然有一顆掉到我腳趾隙縫~媽呀好燙~身體第一反應會先甩腳--居然甩不掉黏住了!!我痛得邊跳腳邊用手把石子撥掉…Where is my dad?? 他站在我後方全程目睹,等他意會到是什麼情況之後,不是過來趕緊問我有沒有怎樣啊,而是在一旁大笑狂笑…T_T

其實我也覺得很好笑啦,可是真的很痛耶,晚上洗澡碰到水那股灼燙感又出現,可能會起水泡吧。老爸說沒什麼啦,擦擦凡士林就好了~他以前也被燙過幾次,所以現在他會穿鞋子去弄石頭,是一雙黑色的軟皮鞋,在妹的公司買的,說多好穿又多好穿,還給它取了一個怪名字<反攻大陸鞋>,虧他想得出來~~

amazinga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