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ards_end_painting poster

將近20年前還是國中生的我,因為超愛<沉默的羔羊>而且超迷演人魔醫生的安東尼霍普金斯,所以去看了他隔年演出的<此情可問天 Howards End>改編英國文學名著,片中充滿上流階級的隱諱詞語矯揉造作和爾虞我詐,情感交流也是;那時年紀小當然有看沒懂覺得很悶。沒想到今天終於有機會再見大螢幕,終於能夠體會這部影片的優美動人之處。片中的艾瑪湯普遜美麗又善解人意,處在代表舊傳統價值觀的丈夫與代表自由奔放忠於做自己的妹妹之間,以她的溫柔睿智解決一次又一次的衝突危機,並最終讓她的夫家成員心服口服地把Howards End送給她。

Emma and Vanessa

這Howards End是安東尼去世妻子(凡妮莎雷格烈芙)從小出生長大繼承的郊區莊園,她生命的最後時光和艾瑪非常交心以致於臨終彌留之際寫下要把房子送給艾瑪的字句,而這遺囑被安東尼及其子女刻意隱瞞銷毀。之後安東尼也許是抱著愧疚想彌補的心情接近艾瑪,從而發現她的良善愛上她。

amazinga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